↑「新宿的左眼」出處:Corrugated cardboard house painting Shinjuku underground Tokyo Japan

時常跟朋友走在捷運站裡的通道上,順便對周圍的裝置藝術品頭論足。有的過於現代,我看不懂;有的過於平凡,朋友嫌俗氣,至少各有各的愛好者,不至於缺乏知音。但不管怎樣,向著我們展示的作品,都是為了付費的乘客或一般市民而存在,印象中,不曾散發異樣的氛圍。

延伸閱讀:所住所在所想

  

↑「新宿の左目」引自http://cardboard-house-painting.jp/

我想起日本著名的裝置藝術造景「新宿的左眼」,它是所謂「瓦楞紙箱繪畫」的代表作,瓦楞紙箱是遊民棲身之所,這畫要說是遊民家屋上的壁畫也不為過。泡沫經濟時代,企業倒閉,許多人從中產跌落,藝術家與知識份子也流落街頭,於是遊民所住的瓦楞紙箱有了新的風貌。

 

↑引自「武盾一郎展

「新宿的左眼」原本誕生在遊民群聚的新宿西口地下道,一同創作的畫師的領袖武盾一郎,在製作過程中被拘留了22天,因為地下道發生大火,此畫隨之焚毀;之後政府在地下道進行工程,成功地趕出遊民,此畫又失去了還魂之身,同時成為夢幻的作品。

 

↑引自JR新宿駅西口:新宿の目

既然出自跌落底層之人的手筆,作品的臉色不會和善也是可以想見的。「新宿的左眼」是新宿地下道藝術造景「新宿之眼」的衍生作品,後者是雕刻家宮下芳子的著名作品,旨在表現新宿有如怪物一般的活力,武盾一郎等人以「新宿的左眼」讓彼此成為新宿(怪物)的雙眼,向「日本這個糟糕的社會亮出獠牙」。

 

↑「新宿之眼」位於新宿西口往都政府的地下道,1969年宮下芳子的作品。

每每走在捷運站裡,特別像是同一車站進出不得超過十五分鐘之類的規定,都讓人覺得這偌大的空間極力排除閒雜人等,不容隨意借用;站外的捷運地下街寸土寸金,同樣不容遊民落腳搭屋,跟新宿的地下道一樣,自然是見不到遊民聚落的。往昔遊民因棲身羅漢圖腳部底下,有著羅漢腳的別名,如今不論公共圖畫再多,他們也無圖可依,失去被記憶的載體。

 

↑中島美雪音樂劇片段「倆個人」,描述被社會排斥的妓女與遊民的悲哀。

[專欄] 所住所在所想-作者照片(300x300) 

宋竑廣(臉書) jethwai@gmail.com

學歷:台北大學經濟學系畢
年齡:35歲(2012年)
經歷:台灣立報專欄寫手、復興電台節目音樂啟示錄固定來賓、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
簡介:大體上過去所寫的題目是比較偏社會人文氣息的,希望用同樣的話語,為日常生活中的所在與所有,增添耐人尋味的氣息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住宅週報 的頭像
住宅週報

住宅週報

住宅週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